快捷搜索:

余光中 诗词

  【创作背景】:余光中的一生是在频繁的奔波和迁徙之中,多次与亲人的聚散离合。

  1971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写下《乡愁》这首诗。

  一方面,诗人以时间的变化组诗:小时候——长大后——后来——现在,四个人生阶段。

  另一方面,诗人以空间上的阻隔作为这四个阶段共同的特征:小时候的母子分离——长大后的夫妻分离——后来的母子死别——现在的游子与大陆的分离。

  诗人为这人生的四个阶段各自找到一个表达乡愁的对应物:小时候的邮票——长大后的船票——后来的坟墓——现在的海峡。

  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

  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

  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乡 愁一、课文分析读《乡愁》这首诗,我们能感到诗人余光中心灵深处一个执著的主导情感——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认同感。

  作者以空间上的阻隔作为这四个阶段的共同特征,即:小时候的母子分离—长大后的夫妻分离—后来的母子死别—现在的游子与大陆的分离。

  到后来,一方矮矮的坟墓,将我与母亲永远分开了!诗至此处,读者不禁会想,世间还有什么样的离情比死别更令人断肠?有,那就是乡愁!一湾浅浅的海峡将“我”与祖国大陆隔开,个人的故乡之思上升到了家国之思。

  从内容上说,“乡愁”是中国传统文学经久不衰的主题,余光中虽曾接受过现代主义的浸染,但骨子里深受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诗歌内容触及思想深处的“中国意识”时,自然而然地摄取了“乡愁”这一主题。

  历代爱国知识分子有借诗词歌赋流露家国之思的传统,本诗在这一点上可谓传承了民族的历史文化。

  从形式上说,这首诗恰到好处地运用现代汉语,使之带上了古典诗词的格律美和音韵美的特点。

  诗的节与节、句与句均衡对称,但整齐中又有参差,长句短句变化错落;同一位置上词语的重复和叠词的运用造成一种类似音乐的回环往复、一唱三叹的旋律,给全诗营造了一种低回怅惘的基调。

  二、问题研究“乡愁”本是一种抽象的情感,但是在余光中的《乡愁》里,它转化成了具体可感的东西,作者是如何实现这一转化的?作者巧妙地将“乡愁”这种情感进行了物化,也就是找到了它的对应物。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乡愁”分别寄托在邮票、船票、坟墓和海峡等对应物上,这样,诗人的乡愁就不至于无所依附。

  如: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皮靴踩过,马蹄踩过重吨战车的履带踩过一丝伤痕也不留下——《白玉苦瓜》台风季,巴士峡的水很拥挤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黄河太冷,需要掺大量的酒精浮动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谱喂!再来杯高粱!——《五陵少年》在林肯解放了的云下惠特曼庆祝过的草上坐下,面对鲜美的野餐中国中国你哽在我喉间,难以下咽东方式的悲观——《敲打乐》“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是诗人参观故宫博物院藏品后吟出的名句,他巧妙地将大陆之爱与一只晶莹剔透、几经劫难仍完好无损的白玉苦瓜联系到了一起。

  而诗人留学异邦因孤独冷寂而酗酒的情绪,被别出心裁地喻为“黄河太冷,需要掺大量的酒精”。

  类似的例子还有,“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当我死时》),“在此地,在国际的鸡尾酒里,/我仍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我之固体化》),等等,这些诗句均将诗人心中难以言说的情绪物化成具体可感的东西,激荡着读者心中共有的情感。

  三、诗人评说:溶哀愁于物象(流沙河)这是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写于1972年)。

  这是一粒水晶珠子,内无瑕斑,外无纹痕,而且十分透明,一眼便可看穿,叫我说些什么。

  那么,参照着写诗的一般经验,我就来冒昧地猜一猜余光中是怎样写成这首诗的吧。

  现代中国人,粗具文化的,差不多都念过或听别人念过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30年代的和40年代的学生,恐怕都唱过或听别人唱过这支歌吧:“念故乡,念故乡,故乡真可爱。

  在他乡,一孤客,寂寞又凄凉……”只是这支歌的曲调是从捷克音乐家德沃夏克的《新世界交响乐》里挪借来的,这点唱的人未必都知道。

  至于40年代的那些不愿做亡国奴的流亡学生,几乎没有一个不会唱《流亡三部曲》的。

  他还会唱《长城谣》:“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因为他在...

  在四川读中学,曾在厦门大学外文系读了半年,1950年到台湾,进入台湾大学外文系,1952年毕业。

  1958年到美国进修,参加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第二年获得艺术硕士学位,回台湾教书,先后任教于师范大学、政治大学,期间二度赴美任多家大学客座教席。

  1974年到香港任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1958年回台湾,在高雄中山大学任教授及讲座教授,有六年兼任文学院院长及外文研究所所长。

  绝色美丽而善变的巫娘,那月亮 翻译是她的特长 却把世界译走了样 把太阳的镕金译成了流银 把烈火译成了冰 而且带点薄荷的风味 凡尝过的人都说 译文是全不可靠 但比起原文来呢 却更加神秘,更加美 雪是另一位唯美的译者 存心把世界译错 或者译对,诗人说 只因原文本来就多误 所以每当雪姑 乘著六瓣的降落伞 在风里飞旋地降临 这世界一夜之间 比革命更彻底 竟变得如此白净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著皓影 上面流转著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 该如何将你的本色 ——已经够出色的了 合译成更绝的艳色?招魂的短笛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 诞生台风的热带海, 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

  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 太阳火车的单行道 七月的赤道灸行人的脚心。

  魂兮归来,母亲啊,北方不可以久留, 驯鹿的白色王国, 七月里没有安息夜,只有白昼。

  垂柳的垂发直垂到你的坟上, 等春天来时,你要做一个女孩子的梦, 梦见你的母亲。

  而清明的路上,母亲啊,我的足印将深深, 柳树的长发上滴着雨,母亲啊,滴着我的回忆, 魂兮归来,母亲啊,来守这四方的空城。

  乡愁 余光中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创作背景】:余光中的一生是在频繁的奔波和迁徙之中,多次与亲人的聚散离合。

  1971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写下《乡愁》这首诗。

  一方面,诗人以时间的变化组诗:小时候——长大后——后来——现在,四个人生阶段。

  另一方面,诗人以空间上的阻隔作为这四个阶段共同的特征:小时候的母子分离——长大后的夫妻分离——后来的母子死别——现在的游子与大陆的分离。

  诗人为这人生的四个阶段各自找到一个表达乡愁的对应物:小时候的邮票——长大后的船票——后来的坟墓——现在的海峡。

  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

  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

  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余光中诗歌 1、《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2、《等你在雨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 在时间之内等你在刹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中有韵地你走来 3、《我之固体化》 在此地,在国际的鸡尾酒里, 我仍是一块拒绝溶化的冰—— 常保持零下的冷 和固体的硬度。

  4、《西螺大桥》 矗然,钢的灵魂醒着 严肃的静铿锵着 西螺平原的海风猛撼着这座 力的图案,美的网,猛撼着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经, 猛撼着,而且绝望地啸着 而铁钉的齿紧紧咬着,铁臂的手紧紧握着 严肃的静。

  于是,我的灵魂也醒了,我知道 既渡的我将异于 未渡的我,我知道 彼岸的我不能复原为 此岸的我 但命运自神秘的一点伸过来 一千条欢迎的臂,我必须渡河 面临通向另一个世界的 走廊,我微微地颤抖 但西螺平原的壮阔的风 迎面扑来,告我以海在彼端 我微微地颤抖,但是我 必须渡河! 矗立着,庞大的沉默。

  5、《大江东去》 大江东去,浪涛腾跃成千古 太阳升火,月亮沉珠 哪一波是捉月人? 哪一浪是溺水的大夫? 赤壁下,人吊髯苏犹似髯苏在吊古 听,鱼龙东去,扰扰多少水族 当我老去,千尺白发飘 该让我曳着离骚 袅袅的离骚曳我归去 汩罗,采石矶之间让我游泳 让不朽的大江为我涤罪 冰肌的江水祝我永生 恰似母亲的手指,孩时 呵痒轻轻,那样的触觉 大江东去,千唇千靥是母亲 舔,我轻轻,吻,我轻轻 亲亲,我赤裸之身 仰泳的姿态是吮吸的资态 源源不绝五千载的灌溉 永不断奶的圣液这乳房 每一滴,都甘美也都悲辛 每一滴都从昆仑山顶 风里霜里和雾里 幕旷旷神话里走来 大江东去,龙平媒向太阳 龙尾黄昏,龙首探入晨光 龙鳞翻动历史,一鳞鳞 一页页,滚不尽的水声 胜者败败者胜高低同样是浪潮 浮亦永恒沉亦永恒 顺是永恒逆是永恒 俯泳仰泳都必须追随 大江东去,枕下终夜是江声 侧左,滔滔在左耳 侧右,滔滔在右颊 侧侧转转 挥刀不断 失眠的人头枕三峡 6、《五陵少年》 台风季巴士峡的水族很拥挤 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 黄河太冷需要渗大量的酒精 浮动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谱 喂!再来杯高梁 我的怒中有燧人氏泪中有大禹 我的耳中有涿鹿的鼓声 传说祖父射落了九支太阳 有一位叔叔的名字能吓退单于 听见没有?来一瓶高粱 千金裘在拍黄行的橱窗挂着 当掉五花马只剩下关节炎 再没有周末在西门町等我 於是枕头下孵一窝武侠小说 来一瓶高梁哪店小二 7、《火浴》 一种不灭的向往向不同的元素 向不同的空间至热或者至冷 不知该上升或是该下降 该上升如凤凰在火难中上升 或是浮於流动的透明一氅天鹅 一片纯白的形象映着自我 长颈与丰躯全由弧线构成 有一种欲望要洗濯也需要焚烧 净化的过程两者都需要 沉淀的需要沉淀飘扬的飘扬 赴水为禽扑火为鸟火鸟与水禽 则我应选择选择哪一种过程 西方有一只天鹅游泳在冰海 那是寒带一种超人的气候 那□冰结寂寞结冰 寂是静止的时间倒影多完整 曾经每一只野雁都是天鹅 水波粼粼似幻亦似真在东方 在炎炎的东有一只凤凰 从火中来的仍回到火中 一步一个火种蹈着烈焰 烧死鸦族烧不死凤雏 一羽太阳在颤动的永□□上升 清者自清火是勇士的行程 光荣的轮回是灵魂从元素到元素 白孔雀天鹅鹤白衣白扇 时间静止中间栖着智士隐士 永□流动永□的烈焰 涤净勇士的罪过勇士的血 则灵魂你应该如何选择 你选择冷中之冷或热中之热 选择冰海或是选择太阳 有洁癖的灵魂啊□是不洁 或浴於冰或浴於火都是完成 都是可羡的完成而浴於火 火浴更可羡火浴更难 火比水更透明比火更深 火啊永生之门用死亡拱成 用死亡拱成一座弧形的挑战 说未拥抱死的不能诞生 是鸦族是凤裔决定在一瞬 一瞬间□火的那种意志 千杖交笞接受那样的极刑 向交诟的千舌坦然大呼 我无罪!我无罪!我无罪!烙背 黥面我仍是我仍是 清醒的我灵魂啊醒者何辜 张扬燃烧的双臂似闻远方 时间的飓风在啸呼我的翅膀 毛发悲泣骨骸呻呤用自己的血液 煎熬自己飞凤雏你的新生 乱曰: 我的歌是一种不灭的向往 我的血沸停腾为火浴灵魂 蓝墨水中听有火的歌声 扬起死后更清晰也更高亢 8、《星之葬》 浅蓝色的夜溢进窗来夏斟得太满 萤火虫的小宫灯做着梦 梦见唐宫梦见追逐的轻罗小扇 梦见另一个夏夜一颗星的葬礼 梦见一闪光的伸延与消灭 以及你的惊呼我的回...

  ▲余光中--《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赏析】已白发盖黑土的余光中老先生,祖籍究竟是江苏常州还是福建永春已经无从查考,但余老先生是生于南京,九岁方离开当时的首都去四川,三年后返回南京读大学,对于祖国,少年时的印象是最深的,四九年余光中离开大陆赴台湾,此后飘泊于香港、欧洲、北美……半个世纪以后再次蹋上大陆的土地,余光中在南京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乡愁只有纯粹的距离而没有沧桑,这种乡愁是单薄的……” (一)、意以象言,情以象抒。

  诗言志,歌咏情,诗歌是情志抒发的艺术,可是这种感情心志的抒发最忌讳抽象说教,空洞无物,为此,诗人们往往选取一些“情感对等物”(意象)来抒情言志,从而使诗歌具有含蓄蕴藉,韵味悠长的表达效果。

  余光中的《乡愁四韵》依次选用了四个极具中国特色和个性风格的意象来抒发诗人久积于心、耿耿难忘的乡愁情结。

  首节“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以呼告开篇,反复咏唱,“长江水”发人深思,耐人寻味。

  它是自然滋润万物的汩汩清泉,它是母亲哺育儿女的甜美乳汁,它是祖国抚慰游子的绵长柔情。

  诗人漂泊天涯的深情呼唤有如穿越沙漠、久旱干渴的旅人对于绿州和清泉的渴盼,焦灼而痛楚,执着而痴迷!第二节的“海棠红”和第四节的“腊梅香”极富古典韵味,很容易引发人们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相似联想,也含蓄而形象地表达了诗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留恋和热爱。

  第三节的“雪花白”则摹色绘心,以雪花的晶莹剔透、洁白无暇隐喻游子对祖国母亲的赤子之心和挚爱之情。

  四个意象以相同的方式呈现,多侧面、多角度地抒写了诗人对祖国母亲手足相连、血肉相依的深挚情怀。

  《乡愁四韵》的高妙之处不仅仅在于精选意象,传情达意,更重要的是,它往往围绕中心意象展开层层联想,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极大地丰富和充实了乡愁的情感内涵。

  第一节由“长江水”联想到“酒”,由“酒”联想到“醉酒的滋味”,再由“醉酒的滋味”联想到“乡愁的滋味”;其余三节分别由“海棠红”,“雪花白”,“腊梅香”引发联想,思路扩展与第一节类似。

  这些联想,一环套一环,层层推进,步步深入,充分揭示了乡愁的深沉厚重、悠远绵长的特点。

  第一节第一层联想把“长江水”比作“酒”,凸现乡愁孕大含深,至真至醇;第二层联想由“酒”到“醉酒的滋味”则顺理成事,自自然然,展示了乡愁撩人情思、令人心醉的特点;第三层联想把“乡愁的滋味”类比“醉酒的滋味”,化抽象为具体,变复杂为浅显,使人们特别是那些未曾离乡背井,游走天涯的人们对“乡愁”有一个具体而明确的感受。

  显然,这比单一的联想比喻更具艺术魅力,其余三节的联想扩展作用类似,兹不赘述。

  《乡愁四韵》可以看作是一首用文字写成的乐曲,首行诗犹如乐曲的主题旋律,而且它在每一诗节的首尾呼应,使得每一个诗节都像是一个独立的“乐段”,四个乐段之间结构非常相似,这些相似的“乐段”反复演奏,形成了回环复踏、一唱三叹的音乐节奏,使主题思想得以不断深化,从而产生了荡气回肠的艺术效果。

  ”此处“别材”、“别趣”指的就是“无理而妙”的特征,所谓“无理”是指因这种逆常悖理而带来的意想不到的诗美、诗味。

  《乡愁四韵》中,作者不说“一张红海棠”、“一片白雪花”、“一朵香腊梅”,而偏说“一张海棠红”、“一片雪花白”、“一朵腊梅香”,显然,按照生活逻辑和表达习惯,“红”不能用量词“张”来修饰,“白”不能用量词“片”来限定,“香”不能用量词“朵”来衡量。

  但是,诗人的匠心在于:用“一张红海棠”来强调“红”,以突出“红”的鲜艳灿烂,而这“红”又与后文的“血”自然相连;用“一朵雪花白”来强调“白”,白得晶莹剔透,纤尘不染,而这“白”字又与后面的“信”紧密相连;用“一朵腊梅香”来强调“香”,以突出腊梅的清香四溢,沁人心脾,而这“香”字又与下文的“母亲”相连接。

  相反,如果说“给我一张红海棠”,“给我一片白雪花”,“给我一朵香腊梅”,后面随文就势的自然联想就无法展开。

  ▲余光中简介 余光中(1928-),祖籍福建永春,生于江苏南京,1947年入金...

  《乡愁》 [作者:余光中]: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呵,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读《乡愁》这首诗,我们能感到诗人余光中心灵深处一个执著的主导情感——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认同感。

  作者以空间上的阻隔作为这四个阶段的共同特征,即:小时候的母子分离—长大后的夫妻分离—后来的母子死别—现在的游子与大陆的分离。

  到后来,一方矮矮的坟墓,将我与母亲永远分开了!诗至此处,读者不禁会想,世间还有什么样的离情比死别更令人断肠?有,那就是乡愁!一湾浅浅的海峡将“我”与祖国大陆隔开,个人的故乡之思上升到了家国之思。

  从内容上说,“乡愁”是中国传统文学经久不衰的主题,余光中虽曾接受过现代主义的浸染,但骨子里深受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诗歌内容触及思想深处的“中国意识”时,自然而然地摄取了“乡愁”这一主题。

  历代爱国知识分子有借诗词歌赋流露家国之思的传统,本诗在这一点上可谓传承了民族的历史文化。

  从形式上说,这首诗恰到好处地运用现代汉语,使之带上了古典诗词的格律美和音韵美的特点。

  诗的节与节、句与句均衡对称,但整齐中又有参差,长句短句变化错落;同一位置上词语的重复和叠词的运用造成一种类似音乐的回环往复、一唱三叹的旋律,给全诗营造了一种低回怅惘的基调。

  二、问题研究 “乡愁”本是一种抽象的情感,但是在余光中的《乡愁》里,它转化成了具体可感的东西,作者是如何实现这一转化的? 作者巧妙地将“乡愁”这种情感进行了物化,也就是找到了它的对应物。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里,“乡愁”分别寄托在邮票、船票、坟墓和海峡等对应物上,这样,诗人的乡愁就不至于无所依附。

  如: 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 皮靴踩过,马蹄踩过 重吨战车的履带踩过 一丝伤痕也不留下 ——《白玉苦瓜》 台风季,巴士峡的水很拥挤 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 黄河太冷,需要掺大量的酒精 浮动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谱 喂!再来杯高粱! ——《五陵少年》 在林肯解放了的云下 惠特曼庆祝过的草上 坐下,面对鲜美的野餐 中国中国你哽在我喉间,难以下咽 东方式的悲观 ——《敲打乐》 “钟整个大陆的爱在一只苦瓜”,是诗人参观故宫博物院藏品后吟出的名句,他巧妙地将大陆之爱与一只晶莹剔透、几经劫难仍完好无损的白玉苦瓜联系到了一起。

  而诗人留学异邦因孤独冷寂而酗酒的情绪,被别出心裁地喻为“黄河太冷,需要掺大量的酒精”。

  类似的例子还有,“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当我死时》),“在此地,在国际的鸡尾酒里,/我仍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我之固体化》),等等,这些诗句均将诗人心中难以言说的情绪物化成具体可感的东西,激荡着读者心中共有的情感。

  三、诗人评说:溶哀愁于物象(流沙河) 这是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写于1972年)。

  这是一粒水晶珠子,内无瑕斑,外无纹痕,而且十分透明,一眼便可看穿,叫我说些什么。

  那么,参照着写诗的一般经验,我就来冒昧地猜一猜余光中是怎样写成这首诗的吧。

  现代中国人,粗具文化的,差不多都念过或听别人念过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30年代的和40年代的学生,恐怕都唱过或听别人唱过这支歌吧:“念故乡,念故乡,故乡真可爱。

  在他乡,一孤客,寂寞又凄凉……”只是这支歌的曲调是从捷克音乐家德沃夏克的《新世界交响乐》里挪借来的,这点唱的人未必都知道。

  至于40年代的那些不愿做亡国奴的流亡学生,几乎没有一个不会唱《流亡三部曲》的。

  他还会唱《长城谣》:“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因为他在一...

  余光中的诗歌《女高音》女高音一只鸟自地平线涌起,缓缓地,盘旋在西方的天际。

  忽然它振翅向天顶疾升,疾升,疾升,要直叩天堂的大门!那么远,那么高,那么渺小!昂起头几乎都追眺不著。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yuguangzhongshicishangxi/7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