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余光中诗歌赏析《橄榄核舟

  余光中诗歌赏析《橄榄核舟》_初中作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橄榄核舟 ——故宫博物院所见 【中国台湾】余光中 不相信一寸半长的橄榄细核 谁的妙手神雕又鬼刻 无中生有能把你挖空 剔成如此精致的小船 清脆,易碎,像半透明的蝉蜕 北宋的江山,魔指只一点 怎么就缩小了

  橄榄核舟 ——故宫博物院所见 【中国台湾】余光中 不相信一寸半长的橄榄细核 谁的妙手神雕又鬼刻 无中生有能把你挖空 剔成如此精致的小船 清脆,易碎,像半透明的蝉蜕 北宋的江山,魔指只一点 怎么就缩小了,缩小了,缩成 水晶柜里,不可思议的比例 即使在夸张的放大镜下, 也小得好诡异,令人目迷 舱里的主客或坐,或卧 恍惚的侧影谁是东坡 一捋长髯在千古的波涛声里 飘然迎风, 就算我敢 在世间的岸上隔水呼喊 (惊动厅上所有的观众) 舷边那须翁真的会回头? 一柄桂桨要追上三国的舳舻 击空明,斥流光,无论怎样 那夜的月色是永不褪色的了 ——前身是橄榄,有幸留仁 九百年后回味犹清甘 看时光如水荡着这仙船 在浪淘不尽的赤壁赋里 随大江东去又东去,而并未逝去 多少的豪杰如沙,都淘尽了 只剩下镜底这一撮小舟 船头对着夏口,船尾隐约 (只要你凝神静听) 还袅袅不绝地曳着当晚 那一缕箫声 读这诗,已不知道是该沉醉于诗的美,橄榄核舟的美,还是当年苏轼畅游赤 壁的风神之美。 苏轼赤壁之游,是在公元一〇八二年。诗人于一九八二年七月初回台湾时已 写了这诗, 却不声张, 偏要留待九月三日 (合阴历恰为 “壬戌之秋, 七月既望” ) 才发表, 以整整九个世纪的时间跨度,执拗地表达自己对九百年前那一个水月之 夜的无限神往。 无论是绵延不绝的深沉乡愁,还是童年夏日的小小木屐,绕不开的,是那颗 充满热爱的赤子之心。对诗人来说,这一生所望,永是故土;这一生所爱,永是 梦里的故乡;这一生心曲,都付与,“大江东去又东去”后 “并未逝去”的朗 月清风。 “寄蜉蝣(fú yóu)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sù)。”橄榄核有幸留仁, 得巧匠雕琢,化为珍品。我们亦有幸,能在时光的放大镜下,细观这一撮满载千 古风流与无尽怀想的静默小舟。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yuguangzhongshicishangxi/38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