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台湾诗人余光中说《乡愁》:20年酝酿 20分钟写就

  中新网2月17日电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小时候,乡愁是一枚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这首由著名诗人余光中于70年代撰写的新诗《乡愁》,一直脍炙人口。今日余光中教授八十有五,仍坚持创作,早前更来港与师生分享诗词、翻译和旅游的心得,他不忘提醒学习中文必须打稳根基,鼓励学生多读文言文,“文言文的简炼句法是古人传来的简讯”,言简意赅。

  余光中今年已届85高龄,他仍乐此不疲到世界各地担任讲者,早前便赴香港主持三场文学演讲,其中一场题为《当中文遇见英文》,吸引逾400名中学生及老师参加,讲座开始前先播放电影《他们在岛屿写作》,片中的他如一个小孩子,他喜欢骑石狮子,又喜爱表现他投石子的神技,他的童颜笑脸背后,埋藏了一段纠缠的乡愁。

  电影过后,余光中在观众的掌声下缓缓走到台上,先讲述翻译的基本知识,并以活泼的腔调,朗读他翻译的一首西方诗《四方舞(Quadrille)》,其雅俗适宜的词汇,引得听众哈哈大笑。轮到“作家对谈环节”,余光中与王良和博士和樊善标教授作文学交流,大谈诗和散文的差异。

  余光中是著名诗人、散文家、评论家及翻译家,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写下《乡愁》一诗,成功跨过陀飞轮的考验,“这首诗我只花了20分钟来写,我的才思非敏捷过人,只是这感觉已酝酿20多年。”

  “诗是‘自己跟自己聊天’,而散文则是作者与读者对话,诗是神秘的超越,而散文就目标明确,假如我是游览狮子山,欲记其情便写诗,欲记其事写散文,有些人会先写散文,后把句子改成诗句,我习惯凭直觉一下笔就写诗,第二遍再删改音调或毛病,想不到时便放下那首诗一段时间,再拾起又会产生新意念。”他的自白,让师生加深体会其创作路。

  在场学生把握机会踊跃发问,问题包括“写作和翻译的技巧”、“对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有何看法”、“有否遇过灵感干枯的挫折”等,余光中一一耐心解答。他笑言,学习中文仍然要打稳基础,由文言到白话文同样重要,他又引述作家李欧梵的线世纪受全球化影响,中国经典受到压力”,藉此呼吁学生多看文言文,“文言文的简炼句法是古人传来的简讯。”

  他续说,写作不单是语言能力的问题,还要善于发表感情和意念,而作者的思想就从语言、比喻和意象展现,若然是写诗,更要注重语言的节奏,艺术是意念的归纳,在公整与变化之间,需要拿捏得恰到好处,除去过多的枝节。

  当余光中谈到挫折时,他这样道:“人们总喜欢问我,有没有尝过江郎才尽或挫折,我年轻时也遇过樽颈的时候,可是我还是会继续写,而我比较幸运,有4种文体给我换来换去,想不到诗便写散文,不然便去翻译或评论,总能找到新主题,只要用心体会人生,便不怕题材枯竭。”

  培侨中学校长招祥麒是三场演讲的座上客,他特意撰写一篇《记余光中教授的三场讲座》与学界人士分享,招校长用精炼的一句,表达他对余光中的敬仰,“以厚积的学养和阅历,极其丰富的想象,纯熟精炼的文笔、在浓烈或平淡的真挚情感带动下,书写眼所见、耳所闻、读所感的宇宙,入乎其内,出乎其外。”

  多年前,招校长看过余光中在八十年代替《星岛晚报》写过的一篇《探讨新诗创作》文稿,印象极深。

  “余光中在文中指出,诗人必须有厚实的中外文学根底,更要懂得转化冲动的情感,创作就是冷静过后,回想激情的产物,他启发了我对新文学的兴趣,同时我期望通过讲座,能激发中学生对中文的兴趣。”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yuguangzhongshicifanyi/37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